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嫖在台湾
嫖在台湾


台湾是个好地方。

首先大家都讲国语,语言不是问题。东西好吃,随便在路边走进一家小饭馆,做出来的菜肴都会很可口,不会有失望。

台湾人基本上都很和善,我很喜欢听那里的女孩子讲话,软软的,酥酥的,沁人心脾。在日本的中国人办台湾的签证很容易,填一张表交一点工本费很快就能拿到一年多次出入的旅行签证。

台湾给大陆人发的签证很有意思,不像一般外国的签证是在护照上贴一张纸,台湾给你另外发一本类似於通行证的东西,出入台湾的话签证官不会在你的护照上,而是在那本通行证上盖戳,我理解这种做法的根源是他们不承认大陆这个国家吧,属於无奈的抗议。

由於工作关系去过几次台湾,台北和新竹。

到了晚上,当然不会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酒店房间里的。一开始是公司在台北的分公司的人带着去的,目的地当然是日本人必去的林森北路。林森北路应该算是台北的歌舞伎町吧,汇集着很多卡拉OK和酒吧,因为主要是面向日本人的,大部分小姐都会讲一点日语。

我和同事去的那一家都没有可以出台的小姐,内容单调之及,就是小姐陪你喝酒唱歌,大家都很绅士,连揩油的都没有,充其量借着酒劲搂一搂抱一抱,而且消费也不菲,一瓶洋酒就是6000新台币,都是走公司的费用,我是绝对不会花自己的钱去消费的。

我当然是不能满足与此,觉得跟着他们搞不出什么名堂,得自己动手,才能丰衣足食。回到酒店在网上搜资讯,发现有一家声誉很好的酒吧,第二天决定自己出猎。

第二天工作结束后和同事说我身体不太舒服你们自己去happy吧,我一个人回到酒店,等到天色已晚后一个人打车找到了这家声誉很好的酒吧。

我那天是冒充日本人去的,进了店以后一句中文不讲,只讲日语。妈妈桑和小姐以为我听不懂,用中文窃窃私语说这个人今天是要带出台的,你去不去啊什么的,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很有意思。

妈妈桑给我安排的小姐长得实在不怎么样,脸色不好,年纪也不年轻,我和小姐一边漫不经心的聊着,一边不时得扫视其他桌子做的小姐,不知道是不是我那天去的不是时候,没有看到一个自己满意的,真不知道网上那些夸这家吧的家伙都是什么居心。

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实在觉得无聊,和小姐说有事,交了1000左右新台币就走了。

有了这次失败的教训,我决定放弃林森北路。回到酒店精虫上脑,又在网上的一些论坛搜索,找到一些作outcall的QQ号码,联系了一些,价格都是4000新台币一个钟,因为那天实在想做,随便挑了一家就把酒店和房间告诉对方让对方安排。

当时住的是建国北路上的首都大饭店,对方打来一个确认的电话后不到一会儿就有前台来电话说有小姐找,我示意让她上来。

小姐进来以后,一说话才知道是在台北打工的大陆东北同胞,看面容应该不到三十,身材不错,丰乳细腰肥臀那种,对方冲了个澡,裹着条浴巾出来后,我把她放倒到床上扯开浴巾,皮肤很白,两颗天然的豪乳(罩杯就不说了,说了又有人提出异议),觉得4000新台币还算物有所值。

那对玉峰被我把玩了许久,比起那些人工雕琢过得的确手感要好很多。放了一炮以后,觉得没有玩够,提出还想来一次,小姐说可以的,结束以后小姐和我要8000块钱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原来这里是按次数收费的。

和小姐互留了QQ(我记得当时还没有微信),偶尔还聊一聊,有一天我在日本和她说近期要去台北的时候,小姐突然说想让给她带一件什么礼物,我是最不喜欢小姐直接开口要礼物的,我喜欢你我可以送给你,但是你直接开口和我要,我会很不爽,委婉得回绝了她,她一听勃然大怒,连粗口都说出来了,我觉得有点失望又觉得有点滑稽,把她直接拉黑就再也没有联系了。

后期去新竹住在那里的喜来登时也叫过一次outcall,那边管这个叫饮茶,你听,多有文化,是一个台湾女孩,记不清什么细节了,只记得她黑黑的,小小的,收了我6000,有点小贵。新竹的老城区有几家专业炮房,以大陆过去的小姐居多,我记得去的那家对面是一家麦当劳,大概3000一次。

说到台湾的嫖不能不说台湾的三温暖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桑拿。上网google一下就能找到很多三温暖。我当时去的是离林森北路不远的一家。

洗浴加全套收费4200,可以刷卡。

进店后,换鞋,拿衣柜的钥匙,脱衣服,淋浴,喜欢桑拿的可以进桑拿间出出汗,不喜欢的直接穿上浴衣去休息室。

第一次去的时候,我进休息室后故意作张望状,站在吧台后的妈妈桑看我来者不善,凑过来小声问要按摩啊,我点头回应,妈妈桑说跟我来吧,就领着我穿过休息室,接着是一条走廊,走廊边上是一个更大的休息室,放着很多沙发床,可供人过夜,休息室正面墙上挂着的电视反映着岛国的动作巨片,我一看这个知道今天来对地方了。妈妈桑领着我上了电梯,上楼后灯光超级灰暗,她带我进了一个房间,说你等等,就出去了。

待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后看了一下房间的布置,很简单,一张按摩床,一个沙发,还有一个洗手间可以冲洗。

过了一会儿,有小姐敲门,我回应后我瞪大了眼睛端详进来的小姐,看起来长得很老,问她可以change吗,对方说可以,我说不好意思麻烦换一下,又等了一会来了一个有点胖的,接着change,就这样折腾了三四个,最后妈妈桑都急了进来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样子的,我说身材好一点的吧。

又过了很久,来了一个。眼前一亮,穿了一件紧身的迷你,个子高挑,长发,长得有点像以前非常勿扰里做过女嘉宾的吴子恩,不是很惊艳,但是看起来很舒服,就把她留下了。

简单得寒暄后知道对方叫静怡。

前半场是很正规的按摩,我一边享受着按摩一边和静怡聊天,刚开始觉得她态度很冷淡,后期听她说是因为我换了很多次,觉得我这个人很龟毛,所以没太爱理我,聊着聊着话题聊开了,静怡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,她很能聊,两岸局势,人生感悟什么的都能聊的起来。

当然正是太阳花革命最火的时候,她说不支持学生那么瞎闹,她也不喜欢民进党,觉得国民党才是台湾的希望。正规按摩结束以后,她说要准备一下,出房间过了一会儿拿了一个小盒子进来,里面应该是下半场所需要的工具。

静怡褪去我的浴衣和内裤,自己也把衣服脱了,用她的身体给我漫游,之后叫我起来后,她自己躺到按摩床上,示意该你了。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静怡的身材,偏瘦,腿很细很长,特别是大腿,不粗,属於我喜欢的类型,美中不足乳房有人工的嫌疑。我啪啪的时候喜欢DFK,静怡不让,我也没有强求。

结束的时候互相留了LINE。之后逗留在台湾期间又抽空去找了她两次,由於很多人点她,有时候要等差不多一个小时。

和妈妈桑第一次点她的号时妈妈桑说她一般只做半套的,你确定你要找她吗?

台湾的半套就是打飞机,全套才是打炮。

我笑了笑也没说什么。因为很喜欢和她聊天的感觉,她上班得闲的时候我们在LINE上聊很多,她和我讲她的家庭,有一个嗜堵如命的老爹,一个有抑郁症的姐姐,还有一个正上大学的弟弟,所以这养家的重担都落到她一个人身上。

台湾的OL的工资低的吓人,台北的房租又那么贵,所以没有办法选择了这个行业。我也和她讲我在日本的生活。

很聊得来,真的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离开台湾的前一天晚上我实在想见她,一直等到她淩晨1点下班去接她,然后一起步行了差不多三十分钟送她回家。

她说她这一辈子不会结婚,我说那等我老了我就来台湾,我们一起生活,静怡说好啊。台湾的专案结束后,我挑了一个周末特意去看她,她工作实在太忙只过来见了我一面。

我一直在邀请静怡来日本玩,不知道我和她下一次重逢是在日本,台湾,还是其他什么地方,不管在哪里,我都很期待。

字节数:6248

【完】